對於生病的人,而且還是這種生死連聽天由命都無法的病症,醫生總是會交代要讓病人保持愉快的心情,心理是會影響生理的,或許不是百分之百,但或多或少都會受到牽引。

 

只是愉快的心情真的有那麼容易製造嗎?

 

試想,如果哪天妳收到不明包裹,裡頭竟然是個不知何地而來的炸彈,上頭還有個時間器“滴答滴答”的在倒數著,妳的手上有一把剪刀,為了不讓自己坐著等死,所以學著電視上演得劇情開始拆解炸彈,問題來了,第一,會不會剪錯條線?第二,真的可以獲得平安嗎?第三,炸彈究竟是真還是假?

 

未知,未知,一切都沒有正確答案,就像這場跟病魔的搏鬥,誰知道這一聲的“噹噹”聲,是中場休息還是決鬥結束?是暫時休戰還是戰死擂台呢?沒有絕對的裁判、沒有一定的規則,戰鬥依舊持續著,一切都是未知數。

 

“叮鈴叮鈴………”

 

「妳好,兩位,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呢?還是有想要指定的設計師嗎?」打扮相當時尚的櫃檯小姐,勾著淺淺的笑容,禮貌的詢問。

 

「我…………。」

 

「小凡!」明顯帶著驚喜的女聲,不帶反感的打斷了一凡的話。

 

「貓,沒想到妳在耶!」

 

上前勾住一凡的肩。

「妳這小鬼頭說這什麼話啊!我在需要這麼驚訝嗎?」

 

「是大驚喜,超大的驚喜啊!我還以為妳還在國外比賽呢!」

 

「呵呵……,結束了,昨天半夜就回來了,再怎麼說我也算這家店的老闆之一,總不能一直沒有出現吧!所以今天就來踏踏、走走啊!沒想到可以剛好妳也來了。」

 

「所以妳今天不算上班嗎?」

 

「怎麼了?妳要做頭髮?」

 

白了眼前女人一眼,究竟是天然呆還是後天蠢啊?!

「貓小姐,妳是時差還沒調過來還是還沒睡醒?或者做髮型做到眼睛出問題啊?!難道沒有看到我身後站著一位大美女嗎?」

 

偏過頭,立即露出喜悅又驚訝的表情。

「美阿姨。」

 

誰把我的眼珠綁架了?一向自認自控力很好的一凡,從踏進這美髮店、見了眼前這女人之後,什麼理智、什麼節操、什麼形象似乎都已經拋到九霄雲外了,這位小姐啊!我家老娘、我的媽名字裡沒半個美字啊!妳要誇獎人家、要捧人家也不要亂給人家改名字啊!

 

凡媽慈祥的笑著。

「原來是詩琳啊!好久沒看到妳了,都不來家裡坐坐,陪阿姨聊聊天,阿姨都快忘記妳了。」

 

「阿姨,我知道錯了,前一陣子也是因為要出國參加大型美髮比賽,所以閉關努力練習,現在比賽結束了,我一定一有空就到家裡去報到,讓阿姨看了煩,說不定阿姨還會忘記誰才是妳的女兒呢!」

 

「喂喂喂……,我還在這裡,妳這隻貓想被鹿啃嗎?」

 

「妳要啃嗎?要啃之前記得通知我,好讓我洗香香等妳啊!」還不忘拋個媚眼。

 

My god!祢怎麼為了要看一場好戲把這怪物丟到人間呢?這樣殘害人家幼小的心靈,祢怎麼捨得啊?!

「咳……,貓小姐,節制一點好嗎?這可是在妳的店裡,也不看看妳的貴賓都在欣賞妳的妖媚了。」

 

「好啦!今天是妳要做頭髮?」

 

咬了咬唇。

「不是,我帶我媽來的,詩琳,我知道妳累了,妳今天也不算上班日,但是既然妳在,能不能請妳擔任我媽的設計師?全權由妳負責。」

 

微微錯愕了下,看著一凡臉上有些不太自然的表情,詩琳點了點頭。

「那當然,阿姨就像我媽媽一樣,當然由我來負責啦!」

 

這家美髮店算是家複合式經營規格,讓來客者能夠賓至如歸,輕輕鬆鬆沒有壓力的享受從進門的短短時間,放著輕音樂,送上低糖又健康的五星級甜點,再加上養顏美容等精心調配的各式花茶,這是詩琳和幾名好友一同合資的店面,詩琳更是首席設計師,服務的客人非富即貴,但願不願意動用巧手還是要看俞利的心情,畢竟這是一門高超的藝術,沒有好心情,那設計出來的只會壞了自己的名聲,更破壞對美髮的嚮往、憧憬。

 

當初在設計時,詩琳什麼也不求,什麼股份、分紅只要在合理範圍就好,但最重要的是,身為美髮設計師,詩琳只要求要一間符合自己需求的專屬設計間。

 

但是今天並不算詩琳的上班日,所以設計間的設備都是怠工狀態,現在要啟動需要時間,實在不想要這麼麻煩,也不想這樣浪費時間,畢竟平時都是助理在做的工作,現在………算了。

 

於是,詩琳帶著一凡和凡媽來到VIP間,所謂的VIP,階層當然還是高的,服務類型不是老闆就是貴婦,設計師只比首席低一階,但是技術絕對還是有一定的程度。

 

「詩琳姐,需要幫忙嗎?」

 

「不用,這是我的貴客,一切都由我來就好,妳幫我準備兩份點心。」側頭對著靠過來的員工說著。

 

一凡走到詩琳身邊,利用椅子和身體的遮掩,在凡媽看不到的角度輕拍了下詩琳,等兩人對到眼之後,透過眼神暗示著兩個人都知道的想法。

 

「媽,妳坐一下,我跟貓討論要給妳做怎樣的造型,絕對讓妳年輕到變我妹妹。」

 

「妳這孩子,開口都是胡謅,沒個正經,去去去。」凡媽笑著擺擺手。

 

一凡拉著詩琳一同走到一邊,本來的笑臉瞬間消失無影蹤,眉頭也隨即皺起。

「貓子,我想讓我媽開心一點,所以把妳的功夫都展現出來,要多少錢我都給。」

 

「說什麼話啊!我們之間談什麼錢呢!不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?」

 

眼波流轉,不想流淚,卻止不住鼻酸,乾脆閉上雙眼。

「前一陣子診斷出乳癌第三期了,透過鷹的幫忙,現在正在化療。」

 

接收到這樣的訊息,又看見一凡的悲傷,詩琳想安慰卻不知道該說什麼,也跟著沉默下來。

 

不遠處的沙發等待區,坐著一位相當優雅、亮麗的長髮女子,正巧就這麼聽見一凡和詩琳的對話,也受到一凡情緒影響皺了皺眉,拿著雜誌的雙手緊了緊,難掩的震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yu58
  • 沙~~~發~~~
    誇獎人家不要亂改名字那邊笑死哈哈哈
  • 哈哈~~~
    有人就是會這麼的寶

    yi 於 2018/07/07 13:22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