渾渾噩噩,魂不守舍,悶悶不樂,這些詞語根本無法形容這陣子一凡的狀況,就連面試通過初選的通知都勾不起一凡的半點情緒。

 

當初決定讓媽媽換間醫院重新做檢查,一凡其實抱著“一切一定都是意外”的心態,但是,當手上拿著除了醫院名字、醫師名字、日期不同之外,其他的資料和結果都一模一樣,希望到達怎樣的高度,失望就絕對有跌入多深的低谷,甚至更多了好多好多倍。

 

「ㄚ頭!」

 

坐在沙發上抱著抱枕沉思的人,聽到聲響,愣愣的轉過了頭,發現身後的人,臉色有些蒼白,但卻帶著和藹的笑容,莫名的,眼眶卻紅了。

「媽媽。」

 

「發什麼呆呀?聽妳之前說去了間大公司面試,現在怎麼樣了啊?」坐到一凡身邊,溫柔的揉著一凡的頭。

 

身體一倒,枕著媽媽的大腿,撒嬌的埋進懷裡。

「媽媽~」

 

「呵呵……,怎麼還像個孩子啊?永遠都長不大呢!」

 

「恩……,那好啊!媽媽的ㄚ頭永遠不要長大,那麼媽媽就永遠不會變老了,永遠都可以這樣抱著ㄚ頭。」

 

輕敲了下頭。

「傻孩子,說什麼傻話?!哪個做父母親的不是一心只想看著自己的孩子快快健康長大呢?我和妳爸爸總有一天會老的,妳啊!趕緊長大,找個好對象嫁了,生個胖娃娃讓我們當爺爺、奶奶,我可不想白了頭髮、掉光了牙,還要操妳這孩子的心。」

 

「我不嫁、不嫁、不嫁,妳頭髮白了,我帶妳去染髮、妳掉了牙了,我帶妳去植牙,我也要妳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的,我長大了,不需要妳們操心,我會努力賺錢,給妳和爸爸過好日子,或許不是什麼榮華富貴,但是絕對是誰都難比的,最幸福的爹、娘!」

 

「呵呵……,妳啊!這幾天窩在家裡,怎麼就跟那老頭子看什麼古代劇了?爹、娘!那這位姑娘,妳是否有中意的公子啊?!」

 

故作嬌羞的埋首在自家媽媽懷裡。

「娘~人家剛過雙十年華,還沒遊過山、玩過水,對這天下懵懵懂懂,您捨得就這麼斷了人家的玩樂嗎?」

 

「哈哈哈………,姑娘才雙十年華啊!不知姑娘為妳服務的是哪家錢莊呀?!既能存錢,沒想到連年齡也可以存啊!」一個渾厚的男音從門口傳了過來。

 

愣了愣。

「爹爹~人家去的不是錢莊,人家是去了家店鋪,在店鋪裡晃了晃,看中意了樣東西,可惜人家身上錢帶不夠,那個頭上缺毛、臉上多毛的老掌櫃,看您家姑娘有點美色,所以想了想就把人家身上最值錢的給要去了,說什麼還想多活幾年,好讓身上多點毛呢!」

 

「哈哈……,那咱家的小姑娘,妳中意的是什麼玩意兒?是塊璞玉?還是金子啊?」

 

羞紅了臉,也不知道是真的害羞,還是因為接下來說的話?

「爹爹啊~人家對什麼玉啊!金啊!才沒興趣呢!人家…人家看上的…是塊大餅!您忘了呀!您家小姑娘可是個吃貨呢!」

 

「哈哈哈哈…………………,來,小姑娘,爺這裡有免錢的大餅,到爺身邊來,讓爺抱抱,妳要多少大餅,爺都給,啊?」這……,這麼瞬間變身猥瑣大叔呢?

 

大大的眼眸,閃著無辜的神情,竟然還水霧霧的。

「娘,我怕,那人好壞,調戲人家啊!趕緊報官。

這位大爺,小女都是骨頭,抱起來不舒服的,您要是想抱人,這…這……,您把大餅給我,我娘給您抱抱吧!」

 

「妳ㄚ的!真是個吃貨,竟然為了吃把妳娘給賣了,老太婆,我們比不過吃的啊!

 

摟著懷裡越來越不正經的寶貝,寵愛卻又無奈的搖搖頭。

「好了好了,都不要鬧了,凡凡,不要再玩了,跟媽媽說說工作的事情吧!」

 

乖乖的收回了頑皮樣,好似剛剛作怪的不是她。

「通過了初選,過幾天會進行最後的面試。」

 

「恩,好好加油,大公司雖然福利好,但是規矩也多,妳啊!不要再一副愛玩的樣子,這樣人家怎麼放心把工作交代給妳呢?」

 

「恩,知道,ㄚ頭謹遵教誨。」

 

瞋了一凡一眼

「老頭子,你怎麼這時候回來?沒課嗎?」

 

林家是個書香世家,凡爸、凡媽都是當老師的,只是凡媽年紀一到,也就毅然決然的申請了退休,一心在家相夫教子,而凡爸不同,雖然退休年齡也到了,甚至超越了不少,只是凡爸的學識淵博,又加上對教育的熱忱,也只是把教職改成約聘,有學生就開課,有課就上,不然就撰寫講義、陪陪妻女,過著輕鬆又自在的生活。

 

「嘿~學校請來國外的講師,想想也是個難得的機會,我就讓那群孩子去聽了,下次再補課。」

 

「媽,今天身體還好嗎?」撒嬌夠了,也不敢再繼續賴在媽媽身上,媽媽的身體現在因為化療時好時壞,虛弱得很。

 

「今天還好,吃了藥,沒有前幾天一直吐的副作用。」對體貼又乖巧的女兒感到驕傲。

 

「那就好,那……,媽,今天天氣不錯,我們出去走走吧!妳有想去哪裡或想做什麼嗎?」

 

「恩……,好久沒有做頭髮漂亮下了,不然,凡凡,妳陪媽去做頭髮吧!晚上就別煮了,我們一家三口也好久沒有一起出去了,就出去吃吧!」

 

躊躇的咬著下唇,做頭髮!化療不是會………,從媽媽開始化療,每次自己在打掃家裡的時候,時常都能掃出一堆一堆的頭髮,更別說媽媽用過的梳子上那一撮的頭髮,媽媽自己不會不知道啊!這…………。

 

顯然自家女兒的擔憂,身為丈夫的也是如此,但老婆開心最重要啊!

「凡凡,妳媽想去,妳就陪她去吧!妳媽在學校可是一朵花,隨便打扮都漂亮,就洗個頭髮就好,就去常去的那裡吧!」

 

「胡說八道什麼!我還要染頭髮、燙頭髮,一朵花是吧!那我就弄漂亮出去讓蝴蝶、蜜蜂什麼的採蜜,你到時候就不要氣得咬牙,小心把你那好幾萬的金牙給咬掉了。」嬌嗔的回嘴。

 

我的爹、我的娘,你們的孩兒還在旁邊啊!可不可以不要無視我就這樣打情罵俏?這…這………,人家羞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