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場家人間的抗戰,真的是相當耗神,尤其是腦神經,在得到Jessica的爸媽認同後,四個人才終於能夠好言好語的聊聊天,Jessica的爸媽對這自己的大女兒愛的人相當滿意,但是介於性別的問題,所以兩老才會想出這果決又極端的考驗方法。

 

對於第一次允兒的妥協,鄭父、鄭母並不惱怒和失望,他們看見的是允兒內心的傷口和為自己女兒著想,所以就算允兒那天真的順利離開了,Jessica定會震怒的來兩人面前質問,而且會拋開一切飛奔去把允兒抓回來,對此,鄭父、鄭母也一定不會持反對意見。

 

在事後聽到Jessica的父母這樣的想法後,允兒倒不以為意,因為她在冷靜下來後做過思考,猜想到的也八九不離十了,所以在面對兩老的“審核”時,允兒才會保持無比的堅定。

 

反觀Jessica,卻有些惱怒的責怪自家爸媽這作法太惡劣,還嗔怒的對自己爸媽說“好在小允沒有走,妳們要是讓我幸福就這樣溜走,我一定讓你們知道什麼叫遺傳,有其父母必有其女,hing……”。

 

斯文人的抗爭雖比動刀動槍來的好看,但還是相當累人,放鬆心情、坦開心胸聊了會兒天後,允兒和Jessica便起身離開飯店回家。

 

飯店離家裡並不算遠,何況兩個人還需要些時間和空間平復情緒和接受這好休息的到來。

 

兩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手牽著手甩啊甩的,像極了小學生在遠足郊遊的快樂樣,只差嘴上沒有唱著“走走走走走,我們小手拉小手,走走走走走,一同去郊遊!”

 

走過了鬧區,兩個人走進公園,從公園穿過倒是減少了些許路程,兩人本來就有意不早點回家,畢竟剛剛才結束一場難度頗高的戰爭,還真是不想又回家面對兩個瀕臨崩潰的女人,相信一天的時間,那兩人的氣一定還沒有消。

 

現代人都習慣了夜生活,所以就算已經晚上十點多了,街上依舊燈火通明,處處都是人潮。

 

看了看四周,人群稀少、燈光也有些灰暗,允兒突然拉住Jessica,摟住肩膀,懶洋洋的把下巴抵在另一邊。

「寶貝,我累,妳的爸爸、媽媽怎麼那麼聰明?那麼……恩,我頭痛啊!」

 

反手揉著允兒的頭。

「那麼什麼?奸詐?!」

 

「唔……,有種另類談判的感覺。」

 

「呵呵……,妳這個搗蛋的小狐狸會怕嗎?我看妳剛剛應對的很好啊!而且……,允,妳說得那些話,我很感動。」

 

偏頭張嘴輕輕咬了下Jessica耳朵。

「我親愛的女朋友,我是鹿不是狐狸,難道妳想要換隻寵物了?」

 

敏感的耳朵被這樣突襲,Jessica愣了一下,全身同時也起了雞皮疙瘩。

「說什麼呢?我哪裡捨得!」

 

「妍,妳的出現,對現在的我來說,沒有什麼比妳還要重要,我剛剛說得都是真心話,妳是我的寶貝,我會好好的保護妳、愛妳,這輩子賴定妳這個主人了。」

 

「我知道,妳說得我都相信妳,因為我對妳也是這樣,我們要在一起一輩子。」

 

笑了笑,再次牽起手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「好了,我們該回家迎接另外一場戰爭了,或許我們可以在心裡祈禱一下,如果她們現在可以關上門唱演奏樂該有多好。」

 

聽到允兒這麼一說,Jessica腦中卻乍現出某種令人害羞的想法,但表面仍舊不動聲色。

「呵呵……,我想在她們還沒找我們算帳之前,應該不會有那個興致的。」

 

允兒低下頭摸摸鼻子,心裡腹誹的想“那還不是拜妳那特殊早餐所賜嗎?”只是這句話還真不能說出口,不然哪天被藉著愛之詞而遭行兇就好了。

 

兩個人站在大門前對看著,也不是說害怕什麼,只是預想不到任何可能的情況有些茫茫然,但總不能一直顧著門吧!一向只有看門狗,可是從來都不曾有看門貓或看門鹿這詞啊!

 

遇到危險的時候,愛人第一個反應和舉動能夠清楚驗證這段是不是屬於真愛,如同“患難見真情”的類似道理。

 

拿了鑰匙開了鎖,允兒牽著Jessica先走進家門,果然,燈火通明,一天了,沙發上的兩個人,臉色依舊不是很好看,聽到聲響,相當有默契的同時轉頭瞪著進門的允兒和Jessica

 

允兒低下頭摸摸鼻子。

「怎麼還沒睡啊?這個時間不是都守在房間嗎?」

 

安靜無聲,沒有任何回應,允兒轉頭看了眼Jessica,正考慮要不要算了,乾脆上樓,但還沒做出決定,沙發上的其中一人動了,那舉動讓允兒有些愣住,Jessica看著那表情,臉色沉了許多。

 

Tiffany帶著妖嬈的笑容,勾人的眼神直視著允兒,完全無視Jessica,走到允兒面前,雙手一揚搭在允兒肩上,有些無骨的半靠在允兒身上。

「小允吶~要吃消夜嗎?總是吃妳弄得東西也不好,不如今晚就讓我露下身手慰勞妳啊!」

 

一臉驚恐,整個身體往後靠著Jessica

「痾……,我…不餓。」

 

「那怎麼行呢?我專門在這裡等妳回來耶!妳捨得讓我空歡喜嗎?」

 

「我……,我………。」緊了緊和Jessica相牽的手,又拉了拉要Jessica幫忙解救。

 

對於心愛的人本來就會有獨佔慾,何況已經認定為要相守一生的真愛,那專屬權自然屬於自己一人,只能說Tiffany用錯方法了,現在這隻鹿的主人的臉色要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。

 

能夠冰凍人的表情,Jessica默不作聲的走上前半拉半推的趕走那欺負自家寶貝鹿的“妖孽”。

 

Jess!」氣憤的跺腳。

 

「我和小允今天處理了和我爸媽的事,很累了,現在不是玩的時候。」沒有情緒的語氣。

 

這時,坐在沙發上的人也站了起來,喊住準備上樓的兩人。

「西卡,妳說這話就不對了吧!如果不甘願準備我們的早餐,我們不會說什麼,只要說一聲就好,用不著這麼整我們吧!」

 

撇頭看了一眼。

「那是我弄的,要算帳找我。」

 

好吧!大部分人都是欺善怕惡,只能自己把這苦和氣吞了,誰敢算這筆帳呢?可見人不能太習慣,以後吃東西前要先做四步驟─看動聞嘗,最好還可以仿效古人找跟銀針檢驗檢驗更保險!


 

真不是yi要說,

小讀者們真是太壞了,

上一篇等了好久才有人陪yi說說話,

一度真的認為“是不是被拋棄了?”

那不如yi也棄坑好了!!

還好還好.......

只是......

潛水真的不好玩啊!

大家那麼愛玩,

那yi是不是也該跟風一下呢?(大誤

 

恩.......

提前跟大家拜個早年,

新年快樂唷!

痾.......

紅包就免了,

多多光顧和陪yi聊天就好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