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母依舊像那天一樣沒有發表任何意見,坐在鄭父身邊笑容十分端莊的聽大家說話,但是從觀察來看,這對夫妻應該已經達成共識,所以才都會由鄭父來發言。

 

但是從鄭母的那雙清晰、徹亮的眼眸,允兒倒不覺得這位長輩只是在聽話,反而有種裸著身子被透視的感覺,那雙根本就是鷹眼,洞察自己的一切。

 

雖然鄭父說話帶刀帶槍的,冷嘲熱諷不斷,但是直覺一向偏向準確的允兒,卻認為這對愛女心切的父母並不是真的反對自己和Jessica在一起,反而是在給自己出困難度極高的難題,從四面八方考驗著自己,雖然第一次見面就有這感覺,但是當時鄭父的話震撼度、刺激性太高,才會讓自己挫敗的陷入黑暗。

 

現在一切明朗化了,自家的寶貝又給了自己無限的光亮,那現在哪還有什麼恐懼感可言呢?冷靜下來、安定思緒、沉著面對才能守住這份愛情。

 

「叔叔,每個人的一生經歷到的事情都不可能相同,但唯一相同的就是都會體會到喜怒哀樂、痛苦、疼痛甚至生不如死。

我是有血有淚的人,但是卻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,誰能在面對至親承受病痛的時候還能冷靜呢?意外總是突如其來的,對於我爸媽的病症,我自責、我後悔沒有第一時間發現,親眼看著生命慢慢的流逝,我確實不勇敢,我脆弱的想要也跟著終結一切,只是理智告訴我,這是不允許的行為,我的生命是父母賦予的,我沒有資格做出自我了斷的行為,這樣我才是真的對不起他們。

我的自責心理,當時確實就像叔叔那天說的一樣,我認為爸媽的遭遇是因我而起,但是是嗎?我沒有那個神力,可以操控任何人的命運和生死,所以對於叔叔那天所說的,我現在提出否決,人的命運是注定好的,不可能因為身邊多了誰就徹底改變一生,就算改變,也不可能改變生或死。

世人的認知,一段感情的生成,應該是由一男一女才符合常理,但是,叔叔、阿姨,這樣的感情,有誰能夠百分之百肯定能夠幸福,而且幸福一輩子呢?叔叔、阿姨你們能嗎?我想十對之中,能夠像叔叔、阿姨這樣感情美滿、婚姻幸福的並不多吧!甚至不到一半,不然現在的離婚率也不會那麼高。

叔叔、阿姨,我明白做為父母的都希望兒女幸福、一生順遂,但是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,你們能夠為秀妍安排好的生活、好的對象,但是你們可以確定這個好可以一直維持到永久嗎?

世俗或許不接受這樣的感情,但是一段感情的幸不幸福應該是兩個當事人的事情,不是嗎?就算符合常理的男女結合,難道就不會遭受外來的指指點點嗎?每個人都有一張嘴,想說什麼、要說什麼,誰能夠阻止的了呢?

叔叔、阿姨,我不能保證我不會讓秀妍難過,畢竟事事多變,哪對情侶或者夫妻不吵架、不會意見不合的呢?但是我可以確定,秀妍的難過如果是一個一塊錢硬幣的大小,那麼我會難過到是五十元硬幣的大小,甚至到大卡車的輪胎大小,我能保證,用一切保證,我會給秀妍幸福,無止盡的幸福。」

 

允兒的一番言論,隨著語音落下,屋子裡瞬間安靜無聲,Jessica伸手牽住允兒,身體緊緊依偎著,低著頭沒有說話。

 

鄭父和鄭母沉默了幾秒,相對望看了彼此一眼,允兒看見鄭母的雙眼湧上淡淡的笑意,而鄭父的神情,仔細的觀察還是可以發現有些微的放鬆緊繃狀態,允兒知道自己說得話起了作用,不管效果多少,有成效好比無反應來得好。

 

「如果我們還是不同意呢?」

 

允兒緊了緊身邊因為鄭父這句話而突然僵硬的Jessica的手,對於這句話,允兒並不意外,但是仍可以察覺鄭父語氣的放緩了許多。

「叔叔和阿姨的意見,我絕對尊重,但是,我仍然堅決的保留和堅持自己的想法,我不會放棄秀妍也不會和她分開,至少目前為止到未來,我非常確定能給我幸福和這麼愛我的只有秀妍一個人,這麼好的她,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放手,沒有人能夠知道未來會怎樣,誰也不知道是未來先到還是意外,但是我可以非常肯定,只要我的心臟還在跳動、只要我還在呼吸,秀妍的手,我永遠緊緊握在自己掌心中。」

 

「妳確實是個很聰明的孩子,小妍她爸在調查妳的時候,我就注意到很多了,妳的心思很細膩,但是並不會隨便行動,妳有時候想法很單純,自己快樂,別人也被妳感染而跟著快樂,妳也有憂鬱的一面,但是妳會自己躲起來舔拭傷口,妳判斷力很好、冷靜,在事情重要的關頭一擊直達要害,妳懂得看人臉色、謙虛不自大。

第一次的見面,妳很謹慎、小心,但卻因為小妍她爸說出妳意料之外的話,一時之間慌了手腳,關於這點,我想任何人都會是這樣的反應,更偏激的甚至都有,但是妳的冷靜倒是讓我意外,不反駁的接受,只因為想要小妍過得更幸福吧?!

短時間就想通了一切,這點,許多年長的人都會自嘆不如,妳邏輯很好、思想也很敏銳,很會說話,但是說出口的話,輕重拿捏的很好,不讓人反感、不讓人厭惡。

妳很沉得住氣,小妍她爸的處處針對,妳都相當沉穩的面對,反之,小妍到是衝動了許多,但是妳會顧及到她,行動安撫了才用言語平復一切。

還有,妳的不動聲色令我很佩服,妳並不認為我只是在旁聽,我在注意妳的同時,妳也在觀察我,妳是個很特別的孩子。」鄭母笑著發表第一次的想法。

 

對於鄭母的話,允兒露出無害的笑容,沒有多做回應,充滿讚賞的言詞,過多的反應是矯情甚至是對長輩的不禮貌。

 

「不過有一點,我覺得有些意見,輪胎是空心的,妳就算比我們小妍難過,那也只是表面的那一圈吧!」鄭父此時的語氣相當和藹。

 

允兒知道自己成功了,這一關過關了。

「我指得是輪胎的大小,如果叔叔一定要這麼認為,我倒是有其他想法,秀妍的難過,我可以利用輪胎的空心包裹起來,替她阻擋一切,她承受到的,由我和時間來慢慢撫平,其他的,我會全部擋下,不讓秀妍再遭受一切。」

 

鄭父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「林允兒,妳不錯!我跟小妍她媽本來就不是什麼迂腐、市儈、古板的人,如同妳說的,我們做父母的只希望子女幸福、健康。

妳,我們很滿意,記住妳說得話,小妍就交給妳了,妳要是讓小妍受到傷害,我絕對拿工具把妳這輪胎給捅了。」

 

允兒笑了,Jessica也跟著揚起笑容,今晚不是個狂風暴雨夜,滿天的星斗,夜空之美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