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面對問題的時候,就算選擇了逃避或無視,那終究也只是一時的,問題沒有解決,那麼它永遠在那個地方等待,或許沒有十全十美的好方法、或許不管如何都是有得有失的辦法,但,唯有面對,解決與否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人生只有不斷的往前走,永遠也不可能倒退,有的只有停下腳步,人生的道路是單行道,而且窄的只有自己一人可以行走,不會有人可以一同並行,有的只有自己願意伸出手,拉住、牽住某個人,而那人只會跟在自己的身後,不可能站在屬於自己的人生面前替自己遮風擋雨,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道路,終究要自己一步一腳印走出來,就算是條荊棘密布的道路也要走過,硬著頭皮也好,滿身傷痕也無所謂,畢竟“傷”終會好的。

 

人生沒有康莊大道,每一步都是考驗,踏出任何一步的結果都是未知數,但別無選擇,唯有跨出、踏下才知道,如果前方有石頭擋道,那就想盡辦法搬離、如果前方是道牆,那麼就鼓起勇氣翻越、如果前方埋藏了一顆地雷,那就賭一把吧!生死終是注定的,並不完全操之在手,無畏的踏下去吧!或許那只是一顆空包彈,就算真的傷痕累累,或者粉身碎骨,至少曾經踏出,不後悔!

 

紙始終包不了火,允兒的沒離開,很快的就傳到Jessica的父母耳裡,當然,這允兒和Jessica早有心理準備,所以與其等人找上門,還不如自己先主動迎擊。

 

「喂,爸爸,你和媽媽回來怎麼沒有告訴我也沒有來找我?」Jessica拉牽允兒,邊走邊講著電話。

『小妍,妳打電話給我應該不是要說想我和妳媽吧?小晶只知道我們出國,可不知道我們回來,有人通風報信,沒照我話做了是吧!』

「爸爸,不是小允告訴我的,小允也確實照著你說的要離開我,是我自己發現去把她帶回來的,爸爸,我不喜歡你這次的做法,我們當面說好嗎?我和小允還有你和媽媽,可以嗎?」

『我能說不嗎?晚上到飯店來吧!』

 

掛了電話,Jessica把手機拽在手裡,偏過頭看著不發一語又沒有什麼表情的允兒。

「緊張嗎?害怕嗎?還是……想退縮?」

 

緊了緊兩人相牽的手。

「不會害怕,自然也不會再退縮,是緊張,我想通了妳對我所說的話,所以不會再因為自責、內疚或是沒自信而離開妳,我只是擔心妳受到傷害,我不想妳因為我跟妳爸媽關係緊張,甚至是吵架。」

 

「允,什麼是愛情?或許很膚淺,但是我認為我要的愛是有難同當、有福同享,對我來說,妳是我的唯一,我不能沒有妳,沒有什麼難關過不了,只是時間和方法的問題。

傻小鹿,妳是我的,妳只能待在我的身邊,其他哪裡都不能去,妳的好,大家都看得見,我相信我爸媽一定也可以看見,我愛妳,所以不管多困難,我都會想辦法讓我爸媽接受我們的愛、接受妳。」

 

拉住Jessica,靜靜的看著。

「好吧!我說過小鹿被妳捕獲了,既然已經成為妳的所有物、已經被妳綑綁住了,那我只能跟隨妳,任妳擺布了,我不會離開妳身邊的,再也不會,沒有人可以趕走我也沒有人可以帶走妳,除非……,我們共同決定、想法一致的想結束這………。」

 

摀住允兒的嘴,惡狠狠的瞪著。

「胡亂說什麼?妳故意要讓我生氣的嗎?不會有那麼一天,所以不准妳這樣想,永遠不准想!」

 

兩個人為了晚上的緊繃抗戰,決定暫時把所有煩惱、所有事情全都拋到腦後,好好的放鬆心情,好面對耗神傷力的二對二戰事,關了手機阻斷所有可能的干擾,輕鬆的到處走走、逛逛。

 

所以……,這舉動自然也沒有發現兩人的手機快被轟炸到爆,原因無它,一切歸功於那“特別早餐”,不過那不是要事,晚點再說、晚點再辦。

 

簡單的吃過晚飯後,允兒隨著Jessica到了鄭父、鄭母住的飯店。

 

一進門,允兒就感覺到鄭父那犀利到幾乎可以殺人的眼光,允兒收起在Jessica面前的嘻皮笑臉、調皮搗蛋,掛上不失禮節的淺淺笑意,並沒有畏懼而逃避鄭父的目光,反而眼神中還有著需要人呵護的小動物無辜又懵懂的神情。

 

Jessica看了看允兒,寵溺的笑著。

「爸爸、媽媽,我一直想找機會告訴妳們我和小允的事情,只是我們的時間一直對不上,我知道你們要知道我的事情並不難,但是,爸爸、媽媽,資料只是表面的,並不能完全代表我和小允的感情,我不想重提那天爸爸你對小允說的話,但是我覺得很難過,爸爸,從小你就教我和晶做事情要有商有量,面對事情要給人機會,不能一意孤行、堅持己見、盲目跟從,可是,為什麼這件事爸爸沒有先跟我商量?為什麼沒有給小允機會?為什麼要堅持自己的想法?為什麼要跟隨世事那迂腐的認知?」

 

看著Jessica,露出慈父的笑容。

「不錯!看來妳學習的很好,又加上她做電台的頭腦,思考更有邏輯了,說得話更直達重點。

妳問的問題有些我不否認我是錯的,唯有最後一點,迂腐的認知!人,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?因為那不符合常理,愛情屬於一男一女,結合所以造就下一代,這才符合常規。

一個人在良好的品性上,其中有一點是“一諾千金、言出必行”,妳卻讓我見識到了信口開河。」

 

「爸爸………。」又急又氣的叫著。

 

拍拍Jessica的手,允兒從背包裡拿出一個信封袋,遞到鄭父面前。

「叔叔,對於我的失信,我在此慎重道歉,對不起,但凡事都有先後差別,我認為我做到了“一諾千金、言出必行”,只是沒有做得很好,我答應秀妍會愛她一輩子、我對秀妍承諾過永遠不離開她,這次因為我一時的鑽牛角尖,差點傷了她的心。

叔叔,這信封裡有當時你給我的支票以及機票錢,我原封不動的遞還給你,同時,希望你能給我一個退回原點,重新證明我對秀妍的愛的機會。」

 

「呵~好聽話誰不會說呢?好,讓我看看妳的證明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rainy
  • 從痞讀趣APP留言

    該說什麼呢~~~至少秀妍的爸爸有給小允展現的機會了 很感動
  • 總是要這樣呀!
    什麼家人間的問題,
    yi真的不太會寫

    yi 於 2018/01/28 11:38 回覆

  • 允曦
  • Hi~我來報到了~

    人生就像一條黑暗的道路,想要看得到路,就必須花時間佈置與開墾,想要佈置與開墾,就必須要有本錢,本錢是從人生中不斷的學習與挫折而來,想要這條道路與別人不同,就要與別人做不同的事,想要走的更順遂,就要先努力開墾到底,朋友,情人只是人生中的插曲,她/他有可能可以陪你走完人生,也有可能會中途下車,人生是自己可以選擇的,命運是可以改變的,一切都是自己選擇的,好與不好只有一念之隔。

   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,所有都是需要溝通的,所有所謂的為妳好,這真的是她要的嗎,所有的決定,沒經過討論都是自私的,所以小允啊~不要讓自己後悔好嗎?

    啊~今天的想法很多呢~辛苦姐姐了
    最近段考,所以今天才看~Y(^_^)Y
  • 允曦的見解有時候真的會讓yi反思和思考許久,
    總覺得允曦的思路雖然跟yi一樣,
    但是比yi還要艱深好多 XD

    人生本來就有許許多多的過客,
    或許是情深意濃、銘心刻骨的、
    可能是萍水相逢、淡淡之交的,
    但那都是屬於人生的一部份

    愛情是需要靠兩個人去經營的,
    想讓愛情成為哪樣的結構,
    那就要看兩個人如何去架構了!

    yi 於 2018/01/28 11:47 回覆

  • yu58
  • 哈囉~~~
    秀妍爸給允證明的機會
    相信允一定會好好把握的!
    一定能感動得了秀妍爸爸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上週段考這周就知道全部的分數了
    自己覺得只有數學物理化學考好而已....
    下次再努力!
  • 哈囉~~~~
    有機會才會有改變,
    總不能就這麼強勢又強悍的拆散這段感情吧!

    你剛好跟yi的弟弟相反呢!
    yi弟是社會組的,
    所以自然科目幾乎是全掛,
    好好加油吧!

    yi 於 2018/01/28 11:49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