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那天之後,雖然其他人沒有再說過允兒打算出國的事情,但是允兒的心情一直很低落,不再像以前那樣調皮搗蛋、嘻皮笑臉,大家知道允兒還在為父母的事、拋下Jessica的事還有Jessica父母反對的事情自責和難過。

 

對此不只Jessica,太妍和Tiffany也多次安慰允兒,只是效果都有限,為了讓允兒趕緊恢復到原本狀態,太妍甚至去求助允熙,允熙聽了整件事也很錯愕,她真的沒有想到父母離世的事情會影響允兒這麼深,更不知道允兒會自責、內疚成這樣,那天當晚就立即到家裡陪允兒,姊妹倆抱在一起哭了一夜,允兒確實好了些,只是心裡仍然有疙瘩在。

 

今晚允兒照常為大家準備晚餐,餐桌上不像以往那樣邊吃邊聊、有說有笑,允兒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回應,但是大多數允兒都是沉默的,吃過飯後,允兒還是跟這幾天一樣,說了句累了就上樓了。

 

太妍和Tiffany拉著Jessica坐到沙發上,準備好好計畫、商量、討論怎麼解決這問題。

 

「西卡,小允的問題不能再拖了,我認識她那麼久,看她情緒那麼低落的次數少之又少,最嚴重、時間又最長的就是叔叔和阿姨的離開,當時她自己努力的撐過來,我跟允熙姐都知道她很痛苦,現在她有了妳,妳是她現在的支柱,妳想想辦法吧!」

 

「我也沒有想到這麼嚴重,還以為幾天她就會變回那個搗蛋鬼,今天看到她還是這樣,我也擔心了,放心吧!我等等上去陪她。」

 

Jess,沒問題嗎?需要幫忙嗎?」

 

笑了笑。

「不用了啦!我和小允平常的相處模式,妳們還擔心我會沒辦法嗎?我會想辦法的,放心,不然我現在就上去看看她,我保證,明天一定讓妳們看到笑眯眯的小鹿。」

 

其實面對這樣的允兒,Jessica還真沒底,就像允兒第一次看到Jessica那麼生氣一樣,Jessica也是第一次看到總是開朗的允兒的陰暗面,只是身為女朋友,哪有讓別人來處理心愛人問題的道理,而且比起其他人,允兒還是比較聽自己話的吧!

 

Jessica站在允兒房門口定了定神,伸手握住門把慢慢的轉,輕輕的推開房門,映入眼簾的畫面讓她的心著實疼了一下,心疼,很心疼。

 

允兒背對著房門,側坐在沙發上,雙手環抱著雙膝,整個人蜷縮成一團,無神的透過落地窗望著外頭黑暗的景色。

 

Jessica雙眼始終離不開允兒那憂鬱又寂寞的背影,關上門,輕手輕腳的往允兒走去,坐在允兒身後,雙手穿過頸子環抱住允兒,把允兒往自己懷裡攬。

「不要一個人躲起來好不好?跟我說說妳在想什麼好嗎?妳不是一個人,妳有我啊!」

 

並沒有因為突如其來的接觸嚇到,允兒慢慢的回過神,順勢往後躺在Jessica懷裡,左手摩娑著Jessica滑嫩的手。

「讓妳擔心了,我………。」

 

摀住允兒的嘴。

「不准妳說那些我不喜歡聽的話,允,我不想看到不開心的妳,讓我陪妳一起分擔好嗎?看到妳這樣,我也不開心啊!」

 

調整了下姿勢,直接趴在Jessica柔軟的胸口。

「我是個不愛去思考的人,除非逼不得已,不然我都是憑第一個感覺開心又沒煩惱的去過,有些事,我很清楚它發生了,而且在我心裡烙了印,我以為只要不要去觸碰,那麼就可以當作什麼都沒有,但…我錯了。

原來我是那麼的沒有自信、原來我是那麼的不勇敢,被妳爸爸直接就這麼掀開我的內心深處,我慌了,我努力的告訴自己那沒什麼,這些天我一直在平復自己的心情和情緒,但我卻發現我困住了、我迷惑了,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?什麼是對什麼是錯?我是不是又真像妳爸爸說得那樣配不上妳?

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一切都好混亂,我不想影響妳們、不想把不好的情緒發洩在妳們身上,我的世界好像跟外面的天空一樣,黑漆漆的一片。」

 

沒有阻止允兒在自己胸口作怪,但臉頰上的紅潤卻說明她的害羞和身體起了反應,但是比起這些,允兒更重要,雙手緊緊抱住身上的人,手滲入髮間一下一下的撫著。

「允,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,對事情的想法也都不同,話,不能只聽單一說法,我知道妳爸爸、媽媽的事影響妳很深,要妳放下或是說這不是妳的錯,妳一定聽不進去,何況這些話這幾天妳也聽很多遍了,可是,允,妳也知道生老病死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,妳已經做得很好了,我相信叔叔和阿姨對妳當時的陪伴和照顧都感到欣慰,妳曾說過妳當時很愛玩,但我想在那一刻,叔叔和阿姨都發現她們的小女兒長大了,可以不用她們擔心了。

允,換個角度想,現在叔叔和阿姨沒有了病痛,她們一定很幸福、很健康的在天上看著妳,絕對不希望看到妳為了她們生病的事情自責。

寶貝小鹿,不要把自己困在圈圈裡,我在妳身邊啊!我們一起勇敢好嗎?沒有人是完美的,但在我眼裡、心裡妳是最好的,什麼配不配得上,那不該是出現在我們之間的問題,我愛妳,妳愛我才是最重要的,其他的都是小事情,知道嗎?

妳說妳的世界跟外面一樣黑漆漆的,那我可以是星星只為妳閃爍、我可以是月亮給妳光亮,我甚至可以是燈光就只為了照亮妳的世界,因為我不能沒有妳,允,跟我一起面對困難好嗎?我的小鹿是開心的、是調皮的,愛我嗎?」

 

把臉埋在胸口蹭了蹭,蹭去眼角快要湧出的淚滴。

「愛,很愛。」

 

低下頭一下又一下的啄吻著,慢慢的吸吮、慢慢的佔有,雙舌勾纏著,周圍的溫度漸漸的上升,兩人的呼吸也跟著急促。

 

Jessica挑起允兒的衣服,撫摸光滑的背部。

「允~。」

 

知道兩人都有了感覺,也渴望接下來要發生的事,但允兒還是強迫自己偏過頭,埋在Jessica頸子調整自己的激動。

「妍,對妳,我一向認真又慎重,有些事只需要短短的幾分鐘,但是我不要,我對妳有責任,我想等到妳的爸爸、媽媽同意我的存在了,到那時候,我才能真正擁有妳。」

 

情慾算什麼?這麼好的愛人能不感動嗎?

「好,我愛妳,允。」


得知鐘鉉的新聞,

yi除了沉默卻也沉重,

在看到遺書公布之後,

那種感覺...yi只能說“我懂”,

這世上真的沒有“感同身受”這個詞,

所以對於鐘鉉所提的醫師的斷定,

yi深感贊成,

絕大多數的人都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他人身上,

yi只能說醫師也是人,

至於深入的探究,yi不做發表,

憂鬱症的可怕和需要重視,

至今在社會還是不足的,

就如同yi所寫的“不願讓你一個人”中一樣,

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了解另一個人,

走出來不容易,

撐下去又談何容易,

真的.......辛苦了也很棒!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鹿冰山女皇
  • yay yi 終於更la
    😍
  • 呵呵~~
    說得yi很久才更文一樣

    yi 於 2017/12/24 10:3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允曦
  • Hi~補簽到

   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不想被觸碰的一塊,已經烙印下的傷,就算我們已用愛情的樹脂填滿甚至蓋過,但一再的被觸碰被挖開,到時傷口還不是顯露在眼前,就像蛀牙,你雖然用樹脂填滿,但蛀牙又再次的挖,到時洞不是依然還在嗎?
    秀妍說的好,如果你的世界是夜晚的天空,那我就是照亮夜晚的月亮,點點星光,在次照亮你的世界((大概取大意

    啊~因為我這禮拜市模擬,所以現在才看文
    是模擬好慘阿,只有國文勉強好一點,其他的唉~
    感冒咳到感覺胃快被我咳出來了
    姐姐還好嗎((咳咳
  • 心傷不是禁區,
    只是進入的過程需要太多精密又精細的驗證過程,
    秀妍現在有進入的過程,
    只是還在層層關卡的驗證中,
    洞造成了也存在、蛀牙也造成了,
    但並非沒有痊癒填補的時候,
    只是需要優良和適合的醫生和治療方式

    酷~把yi的文做了個大意,
    簡單明瞭扼要!!

    模擬啊!
    yi好久沒有了,
    要好好加油唷!
    慢慢來、認真讀、努力學,
    yi和妳一起努力!

    有沒有看醫生啊?!
    有沒有準時吃藥啊?!
    多休息、多喝溫熱開水、穿得保暖一點,
    讀書的空檔去走走運動一下,
    流流汗對身體比較好,
    加油呦~~~

    yi 於 2017/12/24 10:4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rainy
  • 從痞讀趣APP留言

    明明就是已經調適好心情才來看文的 可是為什麼看到最後一段 我的眼淚卻又不爭氣的往下掉了 真的好想念鐘鉉 我相信 他在天上 會更幸福的 對吧 很多事情 只有身在其中的自己能夠懂得自己 但有時候卻又覺得腦袋亂七八糟的 連自己想什麼 自己也不知道 一陣混亂 要走出來真的很難😢
  • 每當看到新聞報導是因為憂鬱症而走上這條路的時候,
    yi的心都會議長的沉重,
    在這樣的事情和決定下並沒有對錯可言,
    或許是種解脫,
    或許是別無選擇,
    只是....
    誰也不願看到這樣的結果,
    有時候放過自己的心比什麼都重要,
    寧願當個失敗者也不要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,
    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,
    適當的紓壓很重要,
    有時候隨便找個陌生人聊聊也不錯,
    因為他不了解、不知道妳發生什麼事、不知道你是什麼人,
    只是這樣的傾聽者是需要尋找的,
    好好加油吧!
    yi在的!!!!

    yi 於 2017/12/31 16:07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