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生活如果過得太過美好、太過順遂,往往會遭人妒忌,有時候甚至連慈悲為懷的天上神仙都看不過去,考驗和磨練自然也就接踵而來,意外,絕對不會讓妳提前有心理準備,發生時,總是令人猝不及防。

 

學業穩定,愛情甜蜜還在持續加溫的四個人,順利的熬過大學三年級,邁入了說忙不忙、說輕鬆也不輕鬆的大四老鳥生。

 

這天四個人、兩對情侶難得的分開行動,Jessica待在學校圖書館裡查找畢業論文要用的資料,躺在包包裡的手機卻不斷的傳來震動,停了,不久又開始震不停,Jessica看了看四周,接起電話沒出聲。

 

「西卡,妳快去機場,我現在在我爸公司走不開,小允出事了,快去機場阻止她。」

 

聽著太妍在電話裡訴說的事情,Jessica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從嘴巴跳出來了,手忙腳亂的收拾東西,拿著包包衝出校門,坐上計程車交代司機用最快速的速度趕往機場,雙手不斷的交握,強忍著不讓眼眶中的水滴流出。

 

機場的中央,允兒面無表情的拉著行李,抬頭看著螢幕上的跑馬燈,但思緒卻留轉回到前幾天。

 

那一天剛從電台忙完的允兒,一走出電台迎面就走來兩個穿得西裝筆挺的年輕男子,微微向允兒鞠躬打招呼後,其中一個代表對允兒開口,說出的話讓允兒免不了震驚了下。

 

「林小姐,妳好,請妳跟我們上車,我們老闆和夫人要見妳,老闆要我們帶句話給妳“秀妍的一切我瞭若指掌,當面談談好過我暗地動作”,林小姐,請。」

 

允兒沒有說話,順著男子的帶領坐上黑色高級轎車,腦袋一片空白,對於等下要面對的事情一點頭緒都沒有。

 

沒多久,車子停了,允兒往車窗外一看,是家高級的餐廳,兩個男子領著允兒走到包廂門口,敲了敲門後,望著允兒走進去才又關上包廂門。

 

包廂裡,坐著一位沉著、穩重又不失威嚴的中年男子,一旁是一位端莊又氣質的婦人,一看就知道是Jessica的父母,Jessica的外貌和氣質對比她的父母,遺傳的都是相當好的。

 

「知道我們是誰吧!坐,我們聊聊。」鄭爸比著對坐的位置要允兒坐下。

 

允兒沒有馬上就坐,順從的走到鄭爸比得位置,九十度的對面前的兩位長輩鞠躬打招呼。

「叔叔、阿姨好,我是林允兒。」

 

「坐!」

 

「是。」

 

鄭爸深沉又銳利的雙眼直視著允兒,眼神中還帶著打量,允兒絲毫沒有半點畏懼的回望鄭爸的目光。

 

「很好,有膽識,還沒有多少人敢正視我雙眼這麼久,但……,我不同意妳跟秀妍在一起,馬上離開秀妍。」

 

「很抱歉,叔叔,這我做不到,我愛秀妍,一輩子也不會離開她。」

 

不屑的輕笑。

「哼~愛!我們不是什麼古板的人,我直接告訴妳,我們反對無關妳是女人,而是妳不配秀妍。

妳的家境還算可以,電台公司算是經營的有聲有色,但是,妳的家庭環境就讓我備感深思了,一年的時間,父母相繼病逝,妳身為子女卻毫無察覺,如果資料無誤,比起妳姐姐,妳和妳父母相處時間更多、更長,用個傳統名俗說法,妳,林允兒是個剋星,我不迷信,但是妳拿什麼保證秀妍不是下一個,或者下下一個,畢竟妳還有個姐姐。

林允兒,妳和妳父母長年一起生活在國外,妳連妳父母都照顧不好了,憑什麼讓我相信妳能把秀妍照顧好?愛情不能當飯吃,我的女兒我更寶貝,妳覺得就我現在說得這些,我能放心把我女兒交給妳嗎?」

 

鄭父說得話不偏不移的刺進允兒的心,那是她永遠的痛,當年她也深深的這麼認為,還以為自己早已看淡甚至排解了,沒想到這樣的想法依舊存在著,允兒難受的低下頭沒說話。

 

從鄭母手上接過一個信封推到允兒面前。

「妳從哪裡回來,現在就去哪裡,機票,我幫妳準備好了,裡面的支票,就當作這段時間妳陪在秀妍身邊花得精力、時間的補償吧!我讓妳時間好好準備,記住,林允兒,安靜的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。」

 

空洞的雙眼,止不住的淚水,允兒已經沒有心力去管鄭父、鄭母離開,一個人坐在包廂裡感受撕心裂肺的痛。

 

Jessica一到機場,丟了錢給司機也不等找錢就衝進機場找人。

 

「西卡,妳不知道妳爸媽回國吧?!他們找過小允,允熙姐說小允今天要出國,妳快去阻止她,妳爸媽跟小允說了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 

腦中不斷迴盪太妍剛剛在電話裡說的話,Jessica此刻的心情好複雜,心痛、心疼、不捨卻又氣憤,對允兒也對自己的爸媽。

 

「林允兒,妳這個混蛋,妳到底在哪裡?林允兒…林允兒…小允…小允…混蛋…混蛋…………………」Jessica不斷咒罵著。

 

終於,在最後臨門一腳,Jessica看見允兒的身影,急忙的跑過去抓住允兒的手,攔住了最後登機的時間。

 

看著允兒錯愕又驚訝的表情,Jessica氣到哭了,握著拳頭使勁的搥打允兒的胸膛。

「妳這個混蛋!不是說永遠不離開我的嗎?為什麼就這樣把我丟下?為什麼什麼都不告訴我?林允兒,妳到底愛不愛我?妳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?」

 

緊咬著下唇無聲的落淚,對Jessica的動作完全不抗拒。

 

勾住允兒的頸子,踮起腳尖,粗魯的掠奪允兒的唇舌,分開時,還大力的咬了下允兒的下唇,唇上的鮮紅正代表兩人互相傷害的痛。

「沒話跟我說嗎?妳真的就打算這樣走了?然後呢?從此不跟我聯絡?」

 

「對不起。」

 

「我不要妳的對不起,我只想知道妳愛不愛我?我都知道了,為什麼從來不告訴我,妳心裡的想法?生老病死是妳能控制的嗎?為什麼要把錯攬在自己身上?就因為這爛原因,所以妳要離開我?我看過妳很多面,但是我不要看到那麼脆弱的妳,林允兒,可不可以為了我勇敢一點?妳在保護我的時候不是這樣的,妳不是說長相廝守永不離嗎?妳自己說過的話都不算數了嗎?

允,妳真的要離開我嗎?妳不愛我了嗎?」

 

兩人的眼眶不斷湧出淚水,淚眼婆娑的相對望著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