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心相愛、深愛入骨的情侶,感情並不能用在一起的時間長短來計算,心意相通的,或許在見面的第一眼默契就相當的十足。

 

分別不同房間,但彼此穿著卻相當般配,或許也可以說,就算不特意打扮,站在一起的相容度依舊百分百。

 

才剛剛從大門走出來,小鹿的耳朵就突然的被擒住了。

「誰準妳剛剛這樣亂編故事的?雖然不難聽,但是……,妳這顛倒是非、胡說八道的鬼腦袋,什麼時候可以收斂一點?」

 

歪著頭不敢亂動,笑嘻嘻的陪笑臉。

「嘿嘿~小貓大人,別這樣啊!我的耳朵,我知道錯了,妳也知道如果對太妍和帕尼她們說,我們是在她們天雷勾動地火奏樂的那天在一起的,那……,她們的錯就變有理了,好不容易家裡才變得清靜,寶貝啊~那個聲音真的不好聽。」

 

這麼可愛的允兒怎麼可能能讓人生氣呢?Jessica揚起迷人的笑容,揉著允兒的耳朵。

「鬼靈精。」

 

接過Jessica手上的包包,張開雙臂替Jessica套上背心外套,拉過一隻手十指緊扣,咧嘴笑了下帶著Jessica一起往前走。

「妳不喜歡我這樣嗎?我喜歡看妳笑,因為這樣我也開心,所以不管為妳做什麼,我都心甘情願。」

 

另手一挽上允兒的手臂,整個人貼著允兒。

「說什麼啊?!我不是說過了嗎?只要是妳,我都喜歡,傻小鹿,我也喜歡看妳開開心心的,但是……,我要妳記住,我不要隱藏、隱瞞和委屈,我們是什麼關係,我們兩個自己都很清楚,那些過去做得表面功夫,我不想再發生在我們的身上,小允,我要的是真實的妳,我不要妳因為要我笑、不讓我擔心,所以把事情、感受都藏在自己心裡。

記得在一起的第一天我說過的話嗎?現在的妳不是一個人,我永遠都會陪在妳身邊,妳想玩、想鬧,我可以陪妳,但是妳的生氣、難過,我也要陪在妳身邊跟妳一起面對,知道嗎?」

 

愣了下,有些感動的眨眨眼。

「好~我答應妳,我對誰戴面具也絕對不會對妳戴,我會讓妳看到赤裸裸的我,這樣可以嗎?」

 

「噗……,又搗蛋,如果讓別人只聽到妳這段話,妳都不會害羞啊?!」

 

愛情的世界裡,兩人的愛如何維持?怎麼做才能長長久久?每對情侶的方法都有所不同,但是……,唯一一定要有的共通點就是─交心。

 

因為有了情,所以動心;因為有了愛,所以心動,而在選擇把自己交託在另一人手上的時候,全心全意是當務之急該做的事,為什麼許多情侶在分岔路面臨的不是一起走下去的決心,而是向左走向右走呢?不是不愛的問題,而是愛摧毀了一切,付出真心不難,看見真心才是重點。

 

愛心,因為我有著一顆愛妳的心、因為愛,所以把心交付在妳身上,那麼就別讓這份愛蒙上一層紗,自己不行如此,外人更不該捲入,否則再愛的心都會粉碎。

 

「小貓,我們今天晚上跟姐姐吃飯好嗎?我想跟姐姐說我們在一起的事。」

 

抬起頭看著允兒,眼神沒了剛剛的柔情,帶著複雜的情緒。

「小允,我知道妳這樣的用意,允熙姐是妳現在唯一的親人,只是……,我們的感情…………。」

 

停下腳步,轉過Jessica面對面,雙手搭著肩膀,嚴肅又正經的和Jessica平視。

「秀妍,我說過妳和姐姐現在都是我最重要的人,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長,但是記得我那晚說得嗎?長相廝守永不離!太妍和帕尼的事情,姐姐是知道的,姐姐對太妍也像對待妹妹一樣,所以……沒事的!不管怎麼樣都有我在,我想得到姐姐的祝福、我想妳可以安安心心的跟我在一起,好嗎?」

 

誰都明白這樣的感情走得會有多辛苦,聽似簡單又平凡的話卻有著堅定的承諾,Jessica紅了眼眶環抱住允兒,臉埋在允兒懷裡大口吸著允兒身上獨有的讓人安心、沉醉的氣味。

「謝謝妳,小允,我愛妳。」

 

吻了下髮絲,撫著Jessica後腦。

「傻傻的小貓,謝什麼呢?我也愛妳啊!」

 

允兒和Jessica從出門就走得很慢,有時候說著說著還停下腳步,所以比較晚出門的太妍和Tiffany早已追上兩人,兩個人的對話絕大數也都聽到了。

 

Tiffany有點恨鐵不成鋼的嗔怒一眼身旁的人,大步走向在馬路上相擁的情侶。

「妳們兩個是要讓大街上的人都知道妳們有多相愛嗎?甜言蜜語說不完,肉麻當有趣,現在又在演什麼感人愛情劇,是想氣死人嗎?

小允啊!我記得妳跟某人是一起長大的,頂多也只是之後出國沒在一起幾年而已,但是還是有聯絡的吧!怎麼妳們的感情觀、嘴上功夫、思想還有膽子都差的天差地遠呢?」

 

本來還沉浸在兩人世界的允兒和Jessica,聽到Tiffany的聲音也沒有多大的反應,Jessica從允兒懷裡抬起頭瞥了一眼,允兒則是連看都沒看,低著頭滿眼寵溺的替Jessica擦乾眼淚。

 

「喂,妳們兩個適可而止可以嗎?我在跟妳們說話!」被無視就已經很火大了,還在自己面前曬恩愛,忍無可忍的使出獅吼功。

 

「帕尼啊!人跟人本來就不能相比的,我跟抽是獨立的個體,就算從小每天二十四個小時綁在一起也不可能會一樣啊!有些東西是打從在母親肚裡著床的那刻起就注定好的,妳現在對我們抱怨有什麼用呢?這不是妳自己選擇的嗎?而且,太妍的好,妳應該也了解不是嗎?所以該知足了。」

 

牽起Jessica的手,狡黠的笑了笑,Jessica一看就知道這隻鹿又要打什麼鬼主意了,默不作聲的隨著允兒往前走。

「啊!不過有一點我就真的不知道怎麼評斷好還壞、厲害不厲害了,那個在床上的演奏樂………。」

 

「林--兒!!!!」

 

不理會太妍和Tiffany的惱羞成怒,允兒拉著Jessica笑著跑離現場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