趁著允兒和孝淵休息恢復體力,太妍小聲的對JessicaTiffany說著小時候的事情。

 

孝淵的家庭是個舞蹈世家,所以自小耳濡目染下,她對舞蹈也非常喜愛,還非常有天賦。

 

孝淵和允兒還有太妍住得很近,小孩子總是喜歡聚集遊玩,管她認不認識,完下就去就熟了。

 

不過允兒和孝淵還真意外的合拍,或許是兩人都是閒不住的孩子吧!沒有多久的時間就變成了好朋友。

 

愛玩、體力又好的允兒,偶然間看到孝淵跳舞,當時只覺得那舞蹈好帥氣、跳起舞來很好玩,於是……,允兒也跟著接觸了舞蹈。

 

孝淵的爸媽很喜歡允兒,嘴甜又總是笑眯眯的孩子誰不喜歡呢?而且身為獨生女的孝淵,一個人跳舞還是有些孤單的,既然允兒有興趣、學習能力也強,也就把允兒當成另一個女兒教授舞蹈。

 

只是不管什麼都一直在進化,孝淵爸媽教導的也是有限的,既然孝淵是個可造之材,自然就要下重本好好的栽培,所以一家人就這麼決定舉家移民,到國外學習更好的舞蹈,國外的環境也更好發展。

 

三個孩子就這麼分開了,不過還是會常常聯絡,孝淵偶爾也會拜託爸媽帶著她回國,不過孝淵在舞蹈界出名後,三人見面的機會就變少了。

 

「嘿~小允,這麼久沒有見面,我看妳也沒有繼續跳舞的樣子,不過妳的基礎竟然沒有退步,剛剛還跟的上我,還好妳沒有到舞蹈界來,不然我的飯碗就沒了。」

 

「呵呵……,天分太強不是我的錯。」

 

手上的毛巾不客氣的就往允兒丟。

「還真是一點都沒變,自戀的小屁孩。」

 

就在允兒和孝淵在東拉西扯的時候,太妍的電話響起了,是秀英,原來是無聊和想敘舊啊!太妍想了想,乾脆叫秀英和Sunny過來舞蹈教室,人多更熱鬧,而且這兩個愛玩的跟孝淵一定也很合。

一切就如太妍所料的,秀英、Sunny和孝淵一拍即合,七個人嘻嘻鬧鬧,笑聲不斷,天南地北的胡亂鬼扯。

 

休息夠了,身體又開始發癢了,孝淵對允兒使了個眼色,兩人紛紛強拉硬拖的強迫太妍和秀英一起跳舞。

 

比起跳更想觀賞的JessicaTiffanySunny,則是靠坐在舞蹈教室最後方邊看邊聊著天。

 

跳著跳著,允兒突然放聲大笑。

「抽,妳和秀英好像肢障的七爺八爺啊!怎麼可以跳到手腳打結還同手同腳?

孝淵,這兩個才是天才吧!我們兩個永遠到達不了那個等級,厲害厲害,要不要考慮下跪拜為師啊?!」

 

「哈哈……,小允,我真的沒有那天份啊!為了不要破壞她們的門聲,這個高超的舞蹈技術,我只好忍痛捨去了,不然到時候被逐出師門,我幼小的心靈會很受傷的,小允,別啊!我受不了這傷害。」

 

被這兩個一搭一唱的消遣、調侃,秀英和太妍氣得火冒三丈、氣得牙癢癢的,同時怒吼著“林允兒!金孝淵!妳們找死”,舞蹈教室隨即上演了四個幼稚孩子的追逐戰。

 

但是,可惜啊可惜,舞蹈不行就算了,體力也不是勉強的來的,腳程更比不上總是活蹦亂跳像極“過動兒”的孝淵和允兒,秀英和太妍追得上氣不接下氣,允兒和孝淵跑在前面卻還是嘻皮笑臉,拼命的回頭挑釁,這…是什麼狀況啊?!

 

「帕尼,妳家太妍也太丟臉了吧!」Sunny推了下一旁的Tiffany

 

「還好意思說我,妳呢?妳和秀英還沒培養出感情啊?」要比嘴上功夫,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!

 

有種恨鐵不成鋼的無奈。

「她那光長高不長智慧的,我看她只知道要培養她的胃容量,我要是盼著指望她就跟她一樣是笨蛋了。」

 

「那怎辦?」

 

「呵~看哪天我心血來潮直接霸王硬上弓吧!生米煮成熟飯,她想賴也賴不掉。」

 

“噗哧”,JessicaTiffany差點因為Sunny的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,要知道Sunny大部分可是說到做到的人,只是……,就算都是女人,這也該懂得矜持兩個字怎麼寫吧!

 

「幹嘛?我有那膽量,妳們不用懷疑,對抗那笨蛋就是要用最原始的暴力方法。

別說我,西卡,我都聽帕尼說過了,妳的想法呢?要不要跟我一樣比照辦理啊?!」

 

皺著眉擺擺手。

「先不說感情的事情,小允和秀英怎麼比啊?!小允鬼靈精的很,哪裡像個笨蛋。」

 

「說的也是吼~,這該說我幸運找個單純的人呢?還是該說妳好運遇到一個聰明的傢伙?

那妳現在到底是什麼想法?想,那就要好好把握,時間不等人,不要等到失去了才來後悔,或許本來有機會擁有,但卻因為妳的猶豫而錯失機會,那到時候妳會嘔死的。」

 

「是啊!Jess,沒有那麼難想清楚吧?!想想我跟DaeDae那時候那麼複雜的狀況,不就困在愛還是不愛的問題而已嗎?愛,就行動啊!妳看我和DaeDae現在不是很好嗎?」

 

腦袋裡不斷思索TiffanySunny說得話,看著壓在太妍身上笑得燦爛的允兒。

「或許有愛吧!但是真的少了一個行動的衝動,而且我真的感覺不到她對我的不一樣,她對我就像對待Fany妳一樣,至始至終好像都沒有改變過。」

 

Jess,勇敢一點吧!別忘記Dae說的,小允很會隱藏的。」

 

跳累了也玩累了,一行人離開舞蹈教室一起去吃飯,雖然已經在舞蹈教室簡單沖洗過換了衣服,熱壞的允兒,綁起馬尾戴著鴨舌帽,不斷灌著冰涼涼的礦泉水。

 

似乎是大家串通好刻意安排的,Jessica坐在允兒身邊,看到這狀況皺起了眉頭,伸手拿下允兒的水。

「不要這樣喝,對身體不好的,忍耐一下等等就不熱了。」

 

嘟嘟嘴。

「喔。」

 

「對了,小允,妳還沒回答我問妳的事耶!這次跟我一起離開,出國去參加舞蹈大賽吧!」

 

孝淵的話讓大家愣住了,Jessica的表情還有些錯愕,心更莫名的覺得失落。

 

伸手握住Jessica手上礦泉水的瓶身,這樣涼涼的過過乾癮也好。

「對我來說跳舞只是遊戲,那些有接受過正規訓練的會比我更好,所以孝淵,妳還是打消這念頭吧!

呵~武林高手總是不輕易露臉的。」

 

沒有意外,允兒收到了很多白眼,卻沒有人知道,有顆本來懸在空中的心,在這刻著地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