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連好幾天,家裡的氣氛猶如降到了冰點,太妍變得陰陽怪氣,雖然還是會跟大家聚在一起,但是卻不再像以前那樣的自在、自然,大部分的時間都沉默不語,就算有人問話也只是短短幾句話應付、敷衍了事。

 

一直默默觀察一切的允兒,只知道太妍和Tiffany從那日之後,似乎沒有再多做接觸,可以說彼此的感情因為那沒有解開的疙瘩一點進展都沒有。

 

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,允兒始終這麼認為,可是在太妍和Tiffany這件事上,允兒自認她已經做到超出合理的範圍了,不是不想管了,只是愛是要兩人都有心才能夠形成的,旁人做得再多、說得再多,絕對抵不過彼此間愛情的相通,兩人之間的結,終究是需要兩人自己來解的。

 

只是……,一個是從小一起長大,如自己姐姐般對自己疼愛有加的太妍,而另一個是從認識以來也十分寵愛、照顧自己的Tiffany,看著兩人現在極少互動,就算是跟自己或Jessica相處,眼神裡也有些理解不了的情緒,這…該再推一把還是袖手旁觀、靜觀其變呢?

 

“叩叩!”

 

「自己進來吧!門沒有鎖。」

 

陷入思考的允兒,抱著抱枕盤坐在床上,根本一點想去開門的想法都沒有,字是從嘴巴吐出來了,可是腦袋卻沒有多做停留,甚至一點也不在乎敲自己房門的是誰。

 

進門的人看到完全不理會自己,自顧自的放空的允兒有些愣了愣,反手關上房門,直接往床上坐在允兒面前。

「想什麼呢?讓人進來又不理人,妳不知道這樣很沒禮貌嗎?」

 

一陣一陣的音波傳入耳裡,稍稍喚回了不知道游移到哪裡的神智,眨了眨眼,有些呆呆的看著面前像是在抗議自己但卻面無表情的人。

「唔……,怎麼了嗎?看妳這樣的表情應該不是來跟我瞎哈拉的吧?!」

 

嘆口氣。

「能聊聊嗎?說說妳現在的想法和看法。」

 

疑惑的歪著頭。

「嗯?什麼?」

 

「小允,我知道妳明白我說的是什麼,剛開始認識妳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,妳無憂無慮的、嘻嘻哈哈、快快樂樂的玩鬧,我們看了也很開心,但是,我卻慢慢發現妳其實心思很細膩,可是妳不會明顯的表現出來和整個說出口。

起初是育幼院的那次,一開始,我只認為妳這個長不大的孩子到那裡很適合,妳絕對可以用平時的熱情、天真跟那些小孩子玩成一片,但是,茉茉的事讓我對妳有了不同的想法。

再來是那次聚會上,妳抱著,其實我感覺的到妳身上和以往不同的氣息,但是妳卻只是在最危急的時候阻止一切,重要的決定卻交給我,妳知道當晚我心裡很複雜,妳什麼也沒說,只藉著我喝了酒在身邊陪我,說些不需要思考的話讓我放輕鬆。

而這次,我相信以前妳在國外,太妍絕對沒有跟妳說太多跟我們的事情,妳卻可以在這短短跟我們相處的時間裡發現了那麼多事,妳還是沒有把事情整個說開,反而讓大家自己去思考。

小允,我想妳有自己的想法,現在………。」

 

「西卡,我想問妳,妳在知道太妍對妳和帕尼的感情轉變的時候,妳…為什麼沒有太大的反應?妳的想法又是什麼?」不苟言笑的打斷Jessica

 

愣了下又嘆口氣。

「如果我說,我很早就發現太妍改變了,妳相信嗎?只是我不知道是這麼複雜的狀況。」

 

沒有馬上回話,反而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顯露出認真思考的樣子,習慣性的舉起右手,拇指抵著臉頰,食指來回摩娑著唇瓣,腦袋快速回想過去那段時間的所有畫面。

 

一會兒,再次抱緊抱枕,勾了下嘴角。

「原來啊!因為妳的沒有多想,反而讓太妍更加矛盾,感情也下得更深。」

 

「其實我不支持也不反對她們兩個在一起,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,但是我擔心太妍沒有完全想清楚,Fany知道太妍曾經在我和她之間徘徊過,我想換作是任何人都不喜歡這感覺的,也很難相信這愛是不是真心的。」

 

看了看Jessica,身體稍微往後倒,手向後身隨意抓了一隻放在床頭的鹿玩偶塞到Jessica懷裡。

「坦白說,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現在的狀況,當初我實在沒有預料到抽會在告白的時候把整件事說出來,正常邏輯,不是該努力證明自己的愛,怎麼會有人笨到說出自己一直在兩個女人之間糾結呢?」

 

眉頭稍微皺了下,本來沒什麼表情的臉卻因為允兒的這些話,揚起淺淺的笑容。

 

攤了攤手。

「好吧!我承認我真的覺得抽笨死了,我真不知道她腦袋的構造是怎樣的,從小我曾真心認為比我大一歲的她會成為站在我前面保護我的人,但是……,我看我當時比她還笨,她很沒有自信,做重要的決定總是優柔寡斷。

唉~或許這次這件事正好就打在她那沒自信的軟肋上吧!這…沒有人幫得了她的,只能等,等她哪天自己開竅。

西卡,我想妳跟我一樣都受不了現在這樣的氣氛,對她們兩個煩惱又心疼,只是感情是兩人的事情,帕尼對太妍不是沒有感覺,只是沒有信心,她也再等,等太妍證明對她的愛有幾分、等太妍讓她相信這是值得她付出真心、付出愛的愛情,畢竟同性相戀這條路不好走不是嗎?我們現在能做的,或許只有陪伴了。」

 

「呵呵……,我不好奇太妍是怎樣的,我反而更好奇妳的腦袋構造到底跟一般人有哪裡不同,一開始還很不習慣呢!現在覺得妳可以當諮商師了,不過……,如果諮商到一半,妳突然像個孩子嬉鬧,那可能會造成反效果。」雙手蹂躪懷裡的玩偶。

 

「唔……,它會痛!不要這樣欺負它啊!」

 

心疼的要撲過去搶回那隻本來好心給Jessica抱得鹿玩偶,沒想到Jessica快一步站了起來往門口退。

「嘿嘿~它會痛啊!那等我幫她聊完傷再還妳,晚安啦!」


 

yi想問問各位小讀者,

如今支持yi是因為允西文還是其他?

那麼如果哪天yi寫了除允西之外的文章,

大家還會繼續支持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