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允兒對JessicaTiffany分別在臉上各送上一吻後,太妍就難以再淡定了,曾經看著就迫不及待吮指而動的披薩,現在卻索然無味。

 

雖然心裡知道允兒的那兩個吻沒有什麼意思,就算手摟的再緊意義也單純的很,太妍也沒有讓自己一直執著在這個點上,腦袋裡反而想著允兒對自己總是不明說,卻意有所指的話語、當代班DJ說的話還有剛剛的畫面。

 

該說的、該問的允兒都做了,想要知道的答案也得到了,允兒也懶得再管了,開開心心的一手各拿著一種口味的披薩,吃得不亦樂乎,一時興起就咬著披薩把起司拉得長長的。

 

「吃慢一點,沒有人會跟妳搶的。」Tiffany遞給允兒一杯可樂。

 

接過可樂一口就喝了快半杯。

「嘿嘿~好吃好吃。」

 

坐在另一邊的Jessica好笑的搖了搖頭,抽了張衛生紙替允兒擦擦吃到滿嘴和下巴都是披薩屑屑。

「真是的,像個孩子一樣,妳只比我們小一歲耶!我怎麼覺得我們像在照顧小孩子啊!」

 

乖乖的抬起頭讓Jessica方便擦拭,開心的笑瞇了眼。

「唔唔………,這樣好啊!啊……。」

 

順從的張嘴吃下允兒餵過來的食物。

「妳當然好啊!怎麼不換妳照顧我們看看啊?!」

 

「小允,妳偏心喔!我拿可樂給妳喝,為什麼我沒有東西可以吃呢?」Tiffany笑著故意逗允兒。

 

“喔~”允兒故意拉了好長的音,拉長手拿了根薯條,但是卻沒有餵給Tiffany,反而拉過Jessica的手,把薯條夾在她的大拇指和食指間,然後又像剛剛哄小孩一樣叫Tiffany張嘴,Jessica就這麼被“強迫”餵了Tiffany一根薯條。

 

根本不知道允兒在玩什麼把戲,Jessica愣愣的任由允兒擺布,只是沒想到最後的姿勢是自己半趴在允兒身上,而被允兒握著的手竟然變成另類的“借花獻佛”,Jessica又氣又好笑的坐直身體,瞄準允兒的大腿拍了下去,成功換來清脆的聲音。

「誰準妳搗蛋的?!」

 

裝模作樣苦著臉揉著被打的地方。

「唔……,好痛!還說把我當小孩子照顧,妳這是家暴!

帕尼,我和西卡聯手餵妳,妳很幸福對吧!」

 

「亂講!妳真的欠揍了是嗎?我又沒有打很大力,妳在裝什麼啦?!」

 

Jessica拉開允兒的手,允兒也沒有阻止,本以為Jessica是要貼心的幫自己揉一揉,沒想到……,同樣的位置又被打了一下。

 

「嗚嗚……,妳欺負我。」一臉害怕的往Tiffany身邊靠過去,作勢遠離暴力的Jessica

 

「呵呵……,小允,坐好,誰叫妳這麼愛玩、搗蛋呢?Jess打妳那一腳,要不要我打妳另一腳啊?」

 

趕緊跳了起來。

「呀!妳們兩個!我對妳們這麼好,竟然聯合起來欺負我,hing……,我吃飽了,我先上樓了,再見,晚安。」

 

像是害怕JessicaTiffany會在後面追殺一樣,允兒逃得是的,快跑上樓,還故意在樓梯轉角處轉過頭對兩人吐舌做鬼臉。

 

JessicaTiffany對看一眼,同時搖搖頭笑著,也吃飽的兩人跟一直沒說話失神的太妍說了幾句後,起身也跟著上樓回房間了。

 

睡覺時間要到了,太妍煩躁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,晚上在吃東西的情景,允兒一定是故意的,可是其他兩人也不可能配合的那麼天衣無縫啊!看著那一切,好像有個答案浮現在心裡,該抓住嗎?那就是自己想要的了吧!是不是該好好把握呢?

 

算了算時間,允兒偷偷把房門開了個縫,心想今天晚上的激將法就不信不會有任何效果,那個笨蛋要是還沒有開竅的話,那就真的沒救了。

 

果然,允兒偷看一會兒後,太妍真的開門走出來了,停在另一個房間門口,躊躇的原地踏步,緊張到雙手不斷交握搓揉,想了很久終於還是敲門走了進去,允兒勾了勾嘴角,關上門睡覺。

 

「太妍,有事嗎?」

 

「恩,我有話想跟妳說。」

 

「喔,說吧!」

 

「那個……,我想問妳,妳會排斥同性相戀嗎?」

 

「我啊!沒碰過也不知道排不排斥,不過如果愛上了,我想那也不重要了。」

 

「那……,我們認識了那麼多年,彼此也都很了解,有可能改變現在的關係嗎?」

 

「什麼?!太妍,妳到底想要說什麼?我不懂妳想表達的意思。」

 

深吸一口氣,轉身不看倚靠在床頭的人。

「在小允還沒回來之前,我們三個總是聚在一起,感情好的什麼都一起做,但是漸漸的,我發現我對這段感情不再是友情,反而變成了愛情,我否定過自己的想法,也曾讓自己逃避這樣的感情,但是我卻發現,我已經回不去原本的樣子了,可是我卻不確定很多事情也不敢破壞現在的和諧。

直到小允出現,我知道你們跟我一樣把小允當成妹妹在疼愛,小允對妳們也只有單純的想法,可是當妳們寵愛著她,她跟妳們有親密接觸,我心裡卻變得好奇怪。

小允很聰明,這我們都知道,所以我的反應,她自然也看在眼裡,對我來說,妳們都是特別的,所以我一直捉摸不定,直到小允戳破了一切,用言語暗示著我,我才發現就像再特別也會有差別,經過這些天,小允若有似無的幫忙,我想通了,我………。」

 

「等一下,太妍,妳的意思是妳這些天的改變就是在糾結這件事?妳不知道妳愛的是誰?那妳怎麼會認為,妳現在要說出口的答案就是正確的呢?妳又要我怎麼相信妳說的是真的?愛情和友情妳都分不清楚了。」

 

「是,我知道這些都很荒唐,但是我現在百分之百想得很清楚,我愛的人是妳,我會無時無刻的想要待在妳身邊、我會想要給妳最好的一切,看到妳對小允好、看到今天晚上小允跟妳的親密接觸、相處的這麼融洽,我吃醋了、我羨慕了,甚至忌妒了。

我知道在妳知道我本來可能愛著兩個人,而現在卻說愛妳,這一點說服力都沒有,但是,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用時間證明一切好嗎?我愛妳,跟我在一起好嗎?」

 

「妳……,我並不排斥改變我們現在的關係,但是我需要時間消化妳說的這些話,妳讓我想想吧!回房間睡覺吧!晚安。」

 

太妍轉過頭看了床頭的人,但那人卻低著頭讓人看不見表情,張了張嘴,最後還是沒說再多說什麼,順從的退出了房間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