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個人相互望著,彼此都知道不能再喝了,如果這次選擇處罰喝酒,那不管是誰都會醉倒的,可是這麼低級的任務,不!是爛遊戲,誰會想要執行呢?

 

負責宣布號碼的人,對著所有人喊被抽中的請舉手,Jessica心不甘情不願的半舉起手,雖然臉蛋因為酒精而紅潤,但Jessica卻很不高興的冷眼看著所有人。

 

包廂的某一角,好幾個人在用眼神傳達訊息,各個都是不懷好意的神情。

 

「任務是─由負責方選擇一位異性,那人身上會藏五顆櫻桃,被抽中的人要蒙上雙眼,只能用嘴咬出所有櫻桃,可以用雙手先找尋,不限時間。

如果選擇放棄任務,那處罰是三瓶啤酒。」

 

這下不只Jessica、太妍、Tiffany,全場的所有女生都呆了,一堆女生都因為酒精而快失去理智和意識,根本沒有人有力氣阻止這一切,蒙著眼啊!這些男生可是一個比一個清醒,會不會做出什麼低級下流的事情誰也不敢確定。

 

Jessica沒有說話,所有人都當她默認了要執行任務,一個Jessica不認識的男生走到她面前,笑笑的遞了個黑色眼罩給她,示意Jessica先戴上。

 

包廂中間被清出一個空間,不知道是誰從哪裡搬了個椅子放在那,坐下的人,果然,不是玉澤演那是誰呢?

 

在太妍和Tiffany眼中,玉澤演那無奈又無措的表情根本就是裝模作樣,可是接下來的事情讓兩人瞪大眼傻了。

 

一個男生端著裝著櫻桃的盤子和另一個男生在玉澤演身上擺弄著,坐下後變得服服貼貼的牛仔褲,兩人分別拿一顆櫻桃放在牛仔褲的大腿口袋口,第三顆藏在因為肌肉而要爆開的襯衫,在胸口的扣子和扣子間,第四顆不知道誰找來一條線,把櫻桃綁在脖子上,最後一顆,真的誇張了,竟然要玉澤演用雙唇含著。

 

Jessica已經被蒙上眼了,根本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,但是太妍和Tiffany已經快氣炸了,要是Jessica知道,絕對會馬上翻臉走人的,只是現在……該怎麼辦啊?

 

被蒙著雙眼的Jessica非常的不知所措,一個男生帶領著她到玉澤演面前,耳邊傳進一個男聲說“那個人是坐著的,櫻桃已經藏好了,現在妳站在他面前,只要彎下腰就可以碰到,妳準備好就可以找了”。

 

Jessica無奈的嘆氣,現在也只能照做了吧!雖然很清楚一定會被吃豆腐,但應該不會太誇張才對,畢竟都是學生、都是同校的,怎樣都總比喝醉任人擺布好吧!

 

就在Jessica做好心理建設,慢慢彎下腰,手先碰觸到椅上人的頭,慢慢的往下移動,在觸碰到第一顆櫻桃時愣住了,因為她知道那位置在哪裡,怒火慢慢的燃燒起來,可是現在卻進退兩難。

 

這時包廂門突然從外推了進來,進門的人看到正中間的畫面緊緊的皺起眉頭,稍稍轉頭剛好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太妍和Tiffany,那又著急又氣憤的表情。

 

進門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,甩上門,快步的往那一看就非常奇怪的方向走去,什麼話也沒說的就伸出手抓住Jessica的手臂往自己懷裡帶。

 

Jessica還在思考該怎麼辦才好,卻突然被一個不算小的力道跩住,整個人更跌進那人懷裡,錯愕的僵住身體。

 

舉起手溫柔的拿下Jessica臉上的眼罩,鼻腔在聞到Jessica身上酒味時,環抱住Jessica肩膀的手更加緊了些,擔心剛剛的動作會讓Jessica頭暈或不舒服。

 

眨了眨眼,正打算要推開沒有自己允許就強行抱住自己的人,那人熟悉的味道讓自己打消了這個想法,抬起頭,因為酒精而微微迷濛的雙眼看清了人,果然是自己想的那個人。

「小允。」

 

有些飄忽又像撒嬌的聲音,讓允兒稍微放鬆了繃緊的雙頰,低下頭看著Jessica

「恩,是我,妳喝多了吧!靠著我沒關係,妳在幹嘛呢?」

 

「玩遊戲,執行任務。」聽話的放鬆身體靠在允兒身上。

 

又皺起眉頭了。

「什麼遊戲?什麼任務?大家都是學生,怎麼可以設計這樣的遊戲?妳蒙著眼不知道狀況對吧!妳看看妳剛剛差點就要碰到的人是誰,還有妳是要找櫻桃吧!妳看清楚他身上的櫻桃都在哪裡。」

 

對允兒生氣的語調有些不解,但是並沒有生氣,順著允兒說的轉頭確定,錯愕又愣住了。

 

「妳是誰?妳是系上學生嗎?憑什麼突然阻止這任務?」一個陌生男聲從人群中傳了出來。

 

「我是學生,為什麼不能阻止?就憑我現在看到的一切,我就可以馬上拍照存證交給學校,你們這些負責人,不對,不只,是你們這些低級的男人,分明就是假借聚會名義,行佔女生便宜、吃豆腐之實。」允兒真的生氣了。

 

「妳去啊!這個聚會跟學校一點關係都沒有,大家也是心甘情願來參加和玩的,既然都同意,那哪裡來的佔便宜和吃豆腐?」

 

拍拍總是笑笑的臉,現在卻一臉氣憤,這不該出現在允兒臉上。

「好了,小允,別生氣了,太妍和Fany也喝多了,妳帶我們回家吧!」

 

「好,我們走吧!」沒有對其他人說話的怒氣,反而像以往一樣溫柔說著。

 

允兒緊緊擁著有些站不穩的Jessica,才剛剛轉身要往太妍和Tiffany坐得地方走去,身後又出現了阻止允兒動作的聲音。

 

「站住!不准違反規則,妳剛剛同意執行任務了,現在不執行就想走嗎?」

 

允兒深吸一口氣。

「到底想怎樣?」

 

「不想執行任務就喝三瓶啤酒。」

 

「好,我喝。」

 

趕緊抓住允兒要拿酒的手。

「小允,等一下,要是連妳都喝酒了,誰要開車送我們回家?」

 

「西卡,我送妳們。」是玉澤演的聲音。

 

這時太妍和Tiffany相互攙扶走到允兒和Jessica面前,沒有人理會玉澤演。

 

「小允,西卡說的對,妳別喝,西卡、帕尼,我們各喝一瓶,喝完我們就回去。」

 

處罰也罰了,允兒摟著Jessica,另一手撐著還算清醒的太妍,太妍則讓Tiffany靠著自己,四個人都不是很高興的準備離開。

 

身後又傳來了一個聲音,徹底引爆四人的怒火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 的頭像
yi

自我世界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