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那個輕輕的一吻,沒有人再提起過,那隻像變色龍的浩克無須多管,至於有沒有其他帶著望遠鏡的閒雜人等在附近,這也無從考究,但是身為當事人的那兩位,從那唇瓣跟唇瓣分開的那一刻起,這件事似乎也跟那淡淡的吻一樣淡去了。

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